您的位置:永乐高app > 永乐高-艺术家 > 在广琴的画中有非常充分的体现,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扬州文化的兴盛和艺术的活跃

在广琴的画中有非常充分的体现,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扬州文化的兴盛和艺术的活跃

2019-11-21 21:36

广琴来自南京,在中国的城市中,我以为南京的书卷气是最浓郁的。江浙地区自南宋以后,向来是中国文化的中心。从出版的角度而言,南京的图书发行量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吴敬梓在《儒林外史》里说:菜佣酒保都有六朝烟水气。从这个角度讲,南京的画家,天然有一种书卷气在里面;也许表现在技法等方面是有所不同的,但这种地域性的文化气质的感染,是与生俱来的。这种文化气质,在广琴的画中有非常充分的体现。正如郎绍君老师在她的一幅画的题跋中所评:此写蔬笋而有书卷气者,这是非常不容易的。郎老师刚才说 花鸟画的出新是最难的,确实如此,由于当代中国画的过度普及,就花鸟画而言,有以下几种尴尬:老年书画的冲击,江湖画家的冲击,同时还有写意花鸟画家一意拟古所带来的头巾气、腐朽气。所以说,能在平常花草蔬果中体现书卷气,体现个人追求、个人面貌是非常难得的。从作品中能够看出她是非常典型的南方女性画家,非常敏感,非常细腻,柔韧而不纤弱,古雅而不泥古。她的对景写生,经过书卷气和传统文化的过滤后,营造出一种与现实生活的疏离感,从中我们看到了明清文人的趣味。从绘画技法而言,既有宋人,也有明人,同时在精神境界上更多地有一种与金农的暗合。在格调方面我认为金农是远远超过郑板桥的,金农作品中的古雅出尘是扬州八怪其他画家远远不及的。相对于人物和山水,花鸟画对于造型能力的强调可能要弱一些,其实,就绘画本身来说,一个画家只要不是太笨太懒惰,经过二十年的勤学苦练,象造型、构图、笔墨、色彩等技术问题都应该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但最终大多数画家平庸无奇,高手寥寥。为什么只有极少数高手?我想这来源于画家本人的勤思和敏悟,来源于画家的学养,广琴无疑属于这一行列中。

第四方面,绘画的好坏,一个最重要的标准,就是画里要有一股气,尤其是清气。当然功力也是绘画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没有这股清气,画是不足看的。有没有气,决定你是不是一块画画的料,那个气是先天赋予的,后天也能改变一些,但这个先天是非常重要的,工笔画也需要灵气,但写意画要求的灵气要更多些。我们来看梁先生的画里有一股清气。齐白石早年的画也很一般,但是他有清气,你看着不讨厌。我们现在看到梁先生画里始终能保留着那股清气。

未来升值潜力:

  历朝历代,花鸟画是中国画中的一支奇葩,在世界画坛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以一切自然环境为表现范畴。一般说来,清代的文人花鸟画格局继承了中国文人画“写意”的精神,以笔墨表达主体特定的情感为原则,这种情感又要恰如其分地表达花卉、鸟虫、鱼虾等生物内在生命活力的波动,所以笔墨的情感性作为花鸟类生命之气的变化多端、精妙之际的情感表现。如郑燮的《兰竹石图轴》。这种情感由于政治、商品经济、文化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不可否认地把梅兰竹菊的文人绘画逐渐转换成商业性绘画,文人开始在关切民生、民俗、民情的基础上追求自娱自乐的绘画,传统题材之外的民俗元素入画,这在此时期之前是极为少见的。

《娇红余韵》纵47cmX横134cm2006年创作

刚才大家都讲了,这位梁先生不大注意宣传自己,这一条我觉得难能可贵,这个宣传阿,没有是不行的,譬如我出版新作,也会做一些宣传,但是过分了就不行,确切地讲,就是把握度问题。今天其实大家事先都不知道为何而来。梁先生这个人的名字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不知道呢,可能就马虎了,说不定就不来了。我也是刚知道这个研讨会,现在呢,有一个问题我值得回味无穷,来了以后我不觉得后悔就值得了。看了梁先生很多画,我有很多感想,简单讲讲吧:

王平:在学术界,王家训属于极富创造力的画家,他从不刻板地复制既有的程式,而是根据自己的感悟大胆开拓,落实在笔墨中,形成古雅清隽,富于理想化的审美风格。他既追求人物外形的夸张谐趣,又注重营造画面的意境氛围,可以说是亦庄亦谐的最佳体现。他的画面大多建立在生活场景的基础上,但通过环境的渲染添加了几分脱俗之气。在他刻画的各类人物中,浮现着古人的诗境,先哲的思想,世俗的趣味,它们一并浸润在轻快超然的笔墨中,逐渐呈现为清新质朴的画风。这种自然而然、不露痕迹的转化,使他的作品更加活泼新颖,令他在处理线与墨,形与神,虚与实的辩证关系上显得更加游刃有余。他的作品是充满生命力的,活跃着传统与现代交织的审美元素,在笔墨表现上也更加老道回融。画家与众不同的审美视角,独具特色的表现手段,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认同。

  扬州自隋唐以来,即以经济繁荣而闻名,“号天下繁侈”,其作为交通枢纽与商贸重镇,依舟楫之便,得人文之盛,历史文化积淀十分雄厚。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扬州文化的兴盛和艺术的活跃。如公、私诗文雅集频繁举行,园林馆阁的竞相建造,古董字画的汇集搜罗,书籍碑帖的刻版印刷等,皆因得到地方官吏的提倡和富商大贾的支持而愈加兴盛。富商大贾在满足自己奢侈物质生活的同时,对精神产品的需求也不断提升,尤其对书画等艺术品不惜重金来搜求。受此风流影响,中产之家乃至平民中稍富有者,亦求书画悬之室中,以示风雅,民谚有“家中无字画,不是旧人家”之说。对书画等艺术品的大量需求,吸引大量的书画家和艺人云集扬州,所谓“扬州八怪”便是其中优秀书画家的代表。

沈威峰最可贵的地方就是他二十年如一日坚持苦练,刻苦地学习。在继承传统笔墨上,我认为他比许多年轻人有深度,因为他认准一个点很刻苦地练下去。再一个就是他对中国画用线的理解,对线的把握,也是很不错的;还有最可贵的一点就是他的画雅俗共赏。从生活中来,带着一种情感,带着一种激情去画生活,所以他的画有生机,有情感,是活的。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有这个会,但还是觉得很不错。我们都在办杂志,也在做一些理论研究和发现人才工作,也在工作中能对一些不知名的画家起到推介作用,确实,在我们这个画坛上,平时看展览时,往往就是那么几张旧面孔的画,我们希望有些新面孔加入进来。今天力武推荐的这个老先生是生活在宜兴的画家,大家也都不认识。刚才看了一下作品,我觉得他的这个状态也是当下我们这个画坛很多这样的画家的一个生活状态:终生与艺术相伴,艺术就是他生活的全部,他的经历是非常坎坷的,非常艰辛,但是,可能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艺术支撑着他,一路走到今天,我想,这可能是他的一个价值所在。

莫家耀:王家训酷爱古诗词,常常沉醉在诗词营造的奇美幻境中,当他将那些丰富想象付诸笔端,便成就了一系列诗画辉映的人物作品。它们在表现以人为主体的笔墨造型以外,更讲究画面意境的营造,往往透过画面表象,深入到作品的精神层面,在文人画的格调中,追寻诗意的创造和清雅的韵味。这一优雅情致不是在刻意的矫饰中形成的,而属不经意间的顺势而为。正如宗白华先生所言:落笔有韵,取象不惑,好像生前与造化有约,一经晤面,即能会心于体态意趣之间,不惟观察精确,更能表现有味,是真能以艺术为生命为灵魂者。在他的古典人物画中,画家凭借对古诗的诠释和理解,将充满盎然诗情的古诗转化为意味悠长的画面,其本质上已经实现了审美精神的诗化,使作品风格趋向浪漫主义的表现特征。画中的一脉青山,一泓流水,几个散人,几处闲情,无不在清旷中浮现出悠悠的诗意情怀。那些沉浸在诗境中的人物意象,以清高脱俗的姿态映现在画家的笔端,成为独具风格的审美表现。

  “花言物语”是中国花鸟画文人情怀在清代中期的最好体现,在商业经济发达的扬州地区,富商聚集,人文荟萃,各地画家纷至沓来,卖画献艺。虽然八怪并非八人,但这样的一批个性鲜明、画风各异的画家,接过石涛、八大山人的大旗,在画坛中特立独行,风格带着反传统的异端意义,摆脱社会风气自然形成的束缚,通过梅兰竹菊和泼墨写意,仿佛滚滚洪流中踏浪而去的弄潮儿,突破传统,冲破藩篱,形成了一股新的艺术潮流,带着炽热的情感和深沉的思想,留给今之画人更多的反思氤氲。在现代的花鸟画创作中,笔墨当随时代,通过体察自然生命,借以抒发自我情感,并以此成为自身思想性的体现,从而构筑强大的艺术精神内涵,是当下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状态下我们共同面对的课题。

刘曦林

有朋友说,你们美术界常谈的不就是继承与创新吗?确实这个大的题目就是继承与创新。作为艺术家,除了各种各样因素外,画到最后都是画的修养。但是从绘画艺术语言本体上来讲,继承与创新说说很简单,在这个体系上,他有一点点自己的贡献,都是非常艰难的。我们看一个画家的贡献,都要考虑到它的难处。

邹寅富:王家训的作品之所以能打动人,靠的是他善于捕获人性的洞察。画家深入观察和体会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人物,把握他们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特征,并把这些情感体验注入到其笔下人物身上。虽是寥寥数笔、看似随意刻画出的人物形象却总能惟妙惟肖,极富艺术想象力。正因为如此,他画的古人不落俗套,幽默别致,独具特色。从艺术风格上来看,王家训与南宋的人物画家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南宋画家善于刻画人物的心理状态,塑造出来的人物形象形神兼备,往往令人叹为观止。相比之下,王家训的作品同样是以形写神,力求突显人物内在精神个性。不过与宋人不同的是,王家训还通过笔下的人物形象大胆宣泄着自己的内心情感,这些人物形象或热情奔放,或坚韧不拔,或情意绵长,无不散发着一种独有的艺术气息。画家一反程式化、脸谱化的传统框框,把古代人的思想感情,展现在现代人的欣赏视野中。

  清代中末期出现了大量讨好市民的吉庆题材,例如花开富贵、三阳开泰之类,李鱓曾以画入宫廷充当内廷供奉,因“才雄颇为世所忌”而被排挤出宫,后因触犯权贵而被罢官。之后,便往扬州卖画,他把各种各样的蔬果、盆花入画,使画面更加贴近生活。郑板桥说他“尤工兰竹”,所绘之兰,姿态纵横,笔墨随心,形态自然。他之后的虚谷、任伯年、赵之谦、吴昌硕也都可以说是这方面的高手,反映出文人们打通了传统的雅俗观,绘画的对象围绕着创作观念的变化而改变,由雅及俗,在服务对象上由文人、高官贵胄转向世人,生活化、民俗化进入到文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笔情画意也渗入生活的各个方面。

我认为沈威峰作品的特点、风格就是一种雅俗共赏的风格。雅俗共赏的风格在扬州画派中有这种传统,当年郑板桥的作品本身就是一种雅俗共赏。但他作为一个现代的画家,在艺术上很注意色彩和笔墨结合起来使用。他的笔墨的特点是灵动、活泼、非常生动,在传达物像的过程中把笔墨的特点统统地结合起来。用墨、用笔,新鲜、灵动、跳动,充满生命力。

梁先生绘画的严谨性,不是说依样画葫芦,他是该虚的地方虚,该实的地方实,他把握得非常好。第二是用笔用墨能力,他在传统的海派基础上加强了他的技法,在技巧上已达到一定的高度。比如他的一幅牡丹,花鸟画里同样是牡丹,海派花鸟画可以看到很多牡丹画,他的牡丹画得相当有厚度,他不是很虚,当然表现牡丹可虚可实,但他的牡丹可以看到很多种技法,已经到了相当的高度。第三,营造气韵能力。梁先生的画有气韵,当然我们并不是要求每一个画家各方面都很全面,在这上面也有他的缺陷,如大红大绿海派用得比较多,梁先生也在用,但有些地方还可以虚一点,色里还可以调点墨,更厚重些,不让它流火气。

吴云鹤:王家训的人物画形神兼备、情景交融,传达出一派高雅、幽默的艺术风范。作为人物画家里的革新者,其作品融合了传统人文画、民间艺术和日本卡通人物的造型技巧,无论人物、景物都带有夸张倾向。比如他画的古代仕女独具匠心,与前人截然不同。画家赋予人物发达的头脑,宽宽的额头,略带变形的淑女装束他在这种夸张、有趣、奇妙的风格中表现得游刃有余,不但画出了心境,画出了风格,还因此达到了一种返朴归真的艺术佳境。这种独到的笔墨语言,将用笔的线条美、墨韵和色彩的层次变化发挥到了极致。为了突出主题,王家训还努力凸显人物的生活场景,使作品充满了生活情趣和文化气息。所有这些艺术特点,都与当代审美情趣非常契合。现代生活普遍压抑、忙碌,人们很难真正放松下来。而王家训的画让人读起来毫不费解,又能获得极大的精神享受,因此在市场上很受欢迎。

  以金农、郑燮为代表的扬州八怪,将绘画、书法从意境内容到笔墨技巧突破传统的美丑界限,横涂竖抹,一片水墨,寥寥数笔,表现出了“画草芳菲、以书寄情”的特点,水墨大写意历来被认为是最高雅的“四君子”,创意自在心中,使中国画的创作达到了最大程度的量化成品,却不失情趣雅致,何尝不是中国画商品化进程中快速融入最广泛的市民阶层的极佳形式。

图片 1

阮荣春

宋琰明:在当代人物画家中擅画仕女的人为数不少,主要极尽仕女之美态,或追随宋唐的遗风,但能画出个性和韵味者聊聊。王家训的仕女画与之大有不同,画面古香古色,人物温情细腻,充满古代书香女子的独特气质。他所描绘的习房满溢着浓郁的书卷气,文房四宝,博古书架,构成了十足的文化氛围。而画中的女子大多宽额细眉,秀眼小口,体态玲珑娇小,呈现一副媚人之气。她们在书房读书作画,冥思静想,可谓脱去脂粉华靡之气,而不失静女悠稠之态,充分体现出一代淑女的内在之美。这样的安排无意间泄露了画家心中的秘密,由此道出男性审美视角下的美女标准。他心仪的女子应是秀外慧中的知识女性,而不是徒有美貌,胸无点墨的花瓶。正是这种审美理想,导致他在塑造柔静温雅的外形之余,更注重书香氛围的营造,比大众化的仕女形象更具文化品位和个性特征。同时在笔墨表现上也有着明显的差异,面部形态勾勒简单,服饰体现着重线条和墨色的发挥,而在陈设描绘上严谨细致,颇具大家风范。

  金农,他算得上扬州八怪的核心人物,在诗、书、画、印、琴曲、鉴赏、收藏方面都堪称大家。金农作画,落笔便有一种清奇古拙的趣味,迥异世俗,山水、人物、佛像、花卉、蔬果,无所不入画,所以当他以卖画为生后,四方慕名前来求画的人很多。金农最初不以工书为念,书法造诣却有着高妙而独到的审美价值,成为“八怪”中最有成就的一位。他的行书和隶书具有着风格规整,笔画沉厚朴实的特点。首创漆书,行笔时只折不转,像刷子刷漆一样,看起来粗俗简单,毫无章法,却具有磅礴的气势,可以看出画家是带有一种浓郁的清高之情在昭示自己的心声,形成浑然天成的韵味,正是后之书者推崇的风韵。

沈威峰先生的作品有文人画的感觉,就是说他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笔墨功夫上能有时代气息,尤其是他的作品中,色墨处理,艳丽中又有清气,这在写意花鸟上,可以说是很注重的。当前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下,怎么能够保持我们这种中国文化、民族绘画的精神是非常重要的。对于小写意花鸟画,尤其在当前,通过神韵笔墨创作花鸟画,尤其是画得好的画家,今天能看到沈威峰的画,他注重笔墨神韵,把握这一文脉,是非常可贵的,祝愿他取得更好的成绩。

出席专家:陈传席、王平、阮荣春、唐辉、徐培晨、张正民、李怀杰

传统文化精神:

  康、乾时期,扬州八怪等一批书画家不满当时画坛的泥古仿古之风,拒绝主流画派的影响,继承了明代陈淳、徐渭及清初石涛、八大山人的艺术观念和创作方法,以泼墨写意花鸟画为主,诗、书、画、印融会贯通,丰富了绘画的表现形式,赋予了作品深刻的社会内容和独特的思想,使书画艺术绽放出崭新的面貌和精神。对近代写意花卉画的意趣和技法也有相当大的影响。

《秋思无垠》纵45cmX横56cm2012年创作

谢海:

李丹:王家训自幼在江南古文化的氛围中长大,因此尽得江南风流雅韵之妙。其作品也多以古诗词为题材,笔墨间洋溢着一些古人之意,读来清香四溢、古色古香。不过,画家描绘的对象虽然多为古典人物,但画面却分明诠释出一种今世的情怀。古人笔下的诗词意境,被王家训画得既很传统,又有现代感。他在古诗词中的清雅之气里,增加一丝烟火气,从而使作品变得很生活化,这就是王家训的妙处。这种艺术风格看似大胆,其实是向中国画传统的回溯,也是对传统的再认识。如此一来,民族传统中优秀的精神食粮,经画家的吸收和提炼成为了艺术佳构,在收藏者中产生了久远的共鸣。目前关注他的藏家以中青年学者、企业家居多,这些人群大都具有深厚的文化素养,且酷爱古典文化。他们之所以偏爱王家训的作品,是因为他给陈日的古典题材增加了现代魅力,那种深厚的文化意韵、源于民间生活的鲜活之气,都对他们产生了深深的吸引力。

《倾国初舒艳松梅耐岁寒》纵124cmX横250cm2010年创作

我在这里重点强调一点,他的画姓中,在我说的上述五个方面,他是对中国画作出了贡献的。

潘小菊:喜欢王家训作品的藏家大多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又深谙书画市场运行规律,在选择收藏品时相对理性。他们对价格并不敏感,却特别重视画家艺术造诣是否够高,市场价值是否够大。而王家训的人物画是一种精神气质性的绘画,既形神兼备,又从容淡定,非常符合这些藏家的口味。画家的笔墨徘徊在工笔与写意之间,一切随心性率意而为。然而他画出的人物形象却总是生动传神,既强调了有力造型又突出写意韵味,更包含了浓郁的生活情趣。不仅如此,画家还通过这些形象来抒发自己的内心情感,而这些浸透了画家思想情感的人物形象,由于其精神特质已被画家的思想所强化,因而也就具有了更加感人的艺术魅力。另一方面,这些作品格调高雅,寓意美好,非常适合在市场上流通和变现,这也是他的作品深受市场欢迎,并在高端收藏家中拥有广泛人气的重要原因。

沈威峰的画这几年进步很大。他的画生动,用笔有变化,而不是那么死板。比如鸟,鸟的背,干湿浓淡,一下笔变化都出来了。比如画竹,竹叶里面的浓墨、重墨、淡墨、涩笔,虚实都有,这可都是变化,很有新意、有创新意识,颜色和墨的关系,墨色的变化,整体画面的构图都很好,应该说是独具匠心,很有自己的创意。

在小厅里看到了他那些画面不大但笔墨非常精到的作品,确实是个震动,我觉得像画到这么水平的花鸟画家还是不多的,尤其在咱们江苏省内,所以有必要向外推荐。他能坚持几十年,孜孜不倦地画,画了那么多大画,而且,每一幅都不一样,他的每一张画都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构思,他的画气韵很生动,画面处理很完善,他有很好的造型能力,有很好的功力和笔道,有很好的文字修养等,我觉得梁先生还是具备一个继续向前发展向前迈进的条件。

业界学术影响:

《幽香吐艳》纵32cmX横40cm2004年创作

第五方面,是技术性。外国人很讲究技术性,但中国人对这个技看得很淡(当然也不是完全轻视)。一个人的画要想在美术史上留下你的地位,必须具备四个标准,第一条就是技术和功力,第二条是独创性或者鲜明的特色,独创性是很困难的,但你必须有自己的特色,第三条绘画要有审美性,第四条是社会公认,首先是专家公认,卖得好是商业公认,所以一个画家必须具备这四个条件才能成为历史性画家,少一条也不行,但是如果你当中一条相当突出,其他几条也不错,这就很不容易了。

唐戈亮:过人的艺术胆识、独特的笔墨风格,使王家训吸引了众多藏家的目光,大大拓展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审美范畴。与此同时,仿造其作品的人也是层出不穷。然而,他这种古典人物题材,如果用传统的画法来画,也许容易模仿,但画家并非如此,他追求的是一种古与不古、土与不土之间的境界,这就很难模仿了,王家训在画古典人物时,去掉了高古、萧疏、荒寒之气,代之以幽默、诙谐与欢快的现代感。这说明画家对传统美学中的散、淡、逸、雅的至高境界有了全新的认识,并已达到真善美兼备的意趣。市场上的造假者虽然具有一定的笔墨功夫,但缺少深刻的艺术体验,根本无从表现这种笔墨意趣。再加上时空、情感、文化上的偏差,他们所画伪作自然难得其神。不仅如此,由于王家训的整个观念已经脱离了传统窠臼,获得了创作上的自由,因此在用墨及用色上,他的方式更加显得挥洒自如、灵活多变。这种自由多变的笔墨技法,也给造假者产生了无迹可寻、难以模仿的感觉。

程大利

吉祥:

唐戈亮:王家训的作品感情凝重、风格朴实,既不过分贴近现实,也不脱离生活。这种与生活若即若离的画面气息,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耐人寻味。由于画面气息与现实生活结合得非常巧妙,画家画的虽是古代人物,却能将人物气质刻画得生动异常,富有人情味。其笔下的女性大有贤淑之美,尤其是那举手投足间的万种风情,无一不散发着迷人的魅力,从容淡定,朴素无华。这些作品感于中,形于外,人物形态悉从笔墨而成,但在现实生活中都能找到原型,笔墨间充满了世俗之情。之所以如此,完全得益于他深厚的生活体验。画家在艺术创造的过程中,不断深入体验生活,并把林林总总的经历、感悟、学养等都集中在一起,用执着的钻研精神和深厚的传统功力,对自已的艺术进行进一步整合与锤炼,从更深层次上领悟到了世事人情与艺术的关系。其作品的学术影响力也逐年扩大。

孙克

中国的海派传统基本上还是沿续折枝花鸟这样一个大传统,但是我觉得梁先生的一些画,他比折枝花鸟有一些推进。他把折枝拉开一些,有将山水和花鸟结合起来,有一种景观花鸟的境界。这也显示出他自己的个性语言。另外还有一点,我们看出,梁先生的绘画能力相当全面,虽然在这里看到的是非常地道的海派花鸟画、水墨淋漓,另外一方面我们又看到有工笔的方法带到写意画中来,有双钩,有精工特写,但整体所呈现的还是写意的,我觉得这是很不容易的。他还有一个特点,他的画还是有格调的。

造假难度增加:

《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烟雨中》纵46cmX横56cm2008年创作

梁先生画这么多大幅巨作,我觉得他气劲很足,笔墨功夫很老辣,很有力度。画面气象很宏大,气象代表人的一种胸怀和修养,很容易画得单薄,但梁先生的画很有厚度,技法高超,达到一种很高的程度,气息还是比较浓郁的。他的画法递出一种年轻人的气息,一个艺术家的作品都是在叙说着他的人生经历,梁先生的画就是一种语言,他在叙说他的人生的一些经历,一种审美,一种对生活的态度,他一直在画画,对艺术的追求是很多年轻人都达不到的一种沉稳的状态。

编辑:陈荷梅

杨晓阳

王平:

艺术市场影响:

龙瑞

本文由永乐高app发布于永乐高-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广琴的画中有非常充分的体现,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扬州文化的兴盛和艺术的活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