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乐高app > 永乐高-收藏网 > 张充仁把西方艺术引进中国,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收养的孤儿约两千数百人

张充仁把西方艺术引进中国,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收养的孤儿约两千数百人

2019-11-21 02:27

图片 1

今年6月10日,是我国第一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题为非遗保护传承发展的生动实践。当天,上海100处文物建筑将集中向公众免费开放,并有200余项文化活动相继推出,可领略城市文脉和传统技艺之美。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水彩画收藏与鉴赏:张充仁《糟瓮梭蟹》

徐家汇,作为创新与多元特色的海派文化发源地之一,它的历史版图中,有一处地方曾被画家徐悲鸿誉为是中国西洋画之摇篮,在中西文化之沟通上曾有极珍贵之贡献土山湾,无论是技艺超群的大师工匠,还是巧夺天工的工艺作品,都曾让世界为之惊叹,足以让中国为之自豪。

土山湾孤儿工艺院

1988年,张充仁(右)为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塑像

哈定创作于1981年的水彩画《上海外滩》

在法国巴黎的国家艺术博物馆中,有三位艺术大师的手模被永久典藏,他们就是中国的张充仁、西班牙的毕加索和法国的罗丹。至今为止,全球艺术家中拥有这一荣耀的仅此三人,可见张充仁先生达到了让后人难以企及的艺术高度。

在2010年6月的中国文化遗产日,土山湾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七年后,相聚土山湾,笔者对话徐汇区文化局副局长欧晓川,回顾这片土地孕育的国家级非遗名录项目海派黄杨木雕以及上海市级非遗名录项目土山湾手工工艺,同时,参观了土山湾博物馆,重拾历史,听冯志浩馆长讲述土山湾蕴藏百年的中西文化交流。

徐咏青《波光峦影》,水彩画,1922年

◎ 今年是张充仁逝世15周年,让我们在纪念张充仁时,不要忘记土山湾孤儿工艺院对他16年的养育和栽培之恩。张充仁是24本《丁丁历险记》中唯一的真实人物。张充仁是我国现代雕塑艺术的奠基人之一,在西方有十多亿人知道他、敬佩他,他的作品影响了好几代人。张充仁把西方艺术引进中国,又把中国文化的精粹带到西方,他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也是首位进入欧洲并受到激赏的中国雕塑家。

中国的水彩画与传统书画互相借鉴与糅合,以上海为起点向浙江以及更广泛的地区延伸,对传播和普及西方绘画观念具有深远的意义。但对这一美术资源的保护以及相关专题性收藏、展览和陈列都很匮乏,研究也很有限。在中国水彩画的摇篮上海,近30年却未系统性地举办重要的水彩画展。被形容成轻音乐的水彩画,难道已点上了休止符?

张充仁是从上海土山湾画馆走出的雕塑艺术家、油画家和水彩画家,他曾给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塑像,又被国画大师齐白石赞誉为泥塑之神手。作为闻名世界的比利时连环画《丁丁历险记》里中国张的原型,张充仁更为西方10亿读者所熟知,影响了不少欧洲人,他的塑像因此和丁丁的雕像被陈列在布鲁塞尔地铁站。

百年土山湾,朴实之名,藏中西文化之深邃底蕴

从1864年至1903年这四十年间,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收养的孤儿约两千数百人,平均每年收养约60人。而就是从这里,走出了一批上海洋画运动的早期拓荒者,他们不仅对中国近现代美术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更为中西文化的交流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2010年上海举办的世博会上,法国馆展出了镇馆之宝雕塑大师罗丹的7件雕塑原作;2011年法国在上海举办的《毕加索中国大展》,又展出了毕加索的62件真迹。对于这两位世界顶级的艺术大师,大家耳熟能详;殊不知在世界艺术之都巴黎的法国国家艺术博物馆中,还收藏着一位来自上海艺术家的手模,和罗丹、毕加索的手模并列在一起,那就是中国的雕塑大师张充仁。

各位听众朋友,现在有一家画室要招收一名艺徒。画室提供食宿,要求艺徒欢喜画图、身体健康、呒没勿良习惯。有兴趣、有意向额朋友请到海宁路乍浦路口额艺风画室报名、参加考试。1950年,上海电台正播放着书场特别节目《杨六郎空谈》,其中的这则插播广告引起了胡曰龙的注意。15岁的他根据广告地址找到了石库门房里的艺风画室。一张纸、一支笔,临摹了一份画稿,他幸运地成为艺风画室的艺徒,跟随日本留学回国的费伯夷免费学习素描和水彩。

早在土山湾学画时,张充仁就受中国水彩画第一人徐咏青的影响而深深地爱上了水彩画。留学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期间,张充仁通过学习法国水彩画大师维涅尔的作品,除传承了维涅尔的技法外,又博采众长、融汇贯通,形成了他具有中国特色的西洋水彩画风格用笔潇洒简练,既做到形象写实,又充满了中国画的意境。

土山湾,一处早已消失于上海版图上的地方,却因一家孤儿院载入了中国近代文化的史册。方圆80亩的土山湾,今位于文定路以东,徐家汇政府南界以南,漕溪北路以西,蒲汇塘路以北,有关它的得名由来,据《徐汇纪略》记载,土山湾者,前浚肇家浜时,堆泥成阜,积在湾处,因以得名。

或许,土山湾带给我们的不仅是一段西画东渐的历史,更是一段海派西洋画家如何通过自身不懈努力,为实现中国美术从古典形态转向现代形态而进行的变革运动的前夜历史。

张充仁是我国现代雕塑艺术奠基人之一,他影响了好几代人;但在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他的艺术生涯并不平坦,又几乎名不见于经传。文革期间更受到残酷的迫害,大量作品被砸、被毁。在悲痛和无奈中,他没有消沉,依然坚持其特立独行的艺术追求,默默耕耘,创作了大量符合时代精神的架上雕塑和绘画精品,反映了那些特殊的岁月。改革开放使张充仁如枯木逢春,他看到了迟到的春天,但已年逾七十,早已过了退休的年龄。

始于德国画家丢勒的水彩画,在18世纪中叶的英国发展成为独立画种。明清时期伴随西学东渐,西方水彩画传入中国。19世纪晚期至20世纪上半叶,经过上海土山湾画馆、徐咏青、张充仁和第一代水彩画家的创造,水彩画在中国出现了第一个创作高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连续举办了全国性的水彩画展览上,水彩画集中呈现,画家间交流频密,这一画种被推向了一个繁荣时期。由于并不强调重大题材和大尺寸创作,水彩画在中国常被称为轻音乐或无标题音乐。

在张充仁的水彩画中,成就最卓越的是静物画,往往构图巧妙、质感饱满、透明流畅、立体感精确,给人以清新爽朗、轻快典雅和美不胜收之感。这些静物画多取材于瓜果时蔬、水产家禽等生活中的常见之物。在看惯了别人气势恢宏的画作后,再看这些平常人家餐桌上的食材画,可让观者的心情顿时得到片刻的放松,从而仿佛置身于平静幸福的生活中下班以后从菜市场归来,把菜篮之物放在桌上,琢磨着怎样做一桌美味可口的佳肴在一幅《糟瓮梭蟹》中,张充仁以简单的布排来突出空间感,不加多余的背景,加强主体物的饱和度,巧妙地汲取了中国画中对于空白的运用,以清爽简洁的画面抓住观者的心,也触动着每一位赏画者对纯真美好生活的向往。

在欧洲,对孤儿的教育与培养,有近千年的悠久历史。土山湾孤儿院,又称土山湾孤儿工艺院,自1864年西方传教士创建,至1960年结束,历经96年,先后收养了近万名,年龄一般在六至十岁的孤儿和贫困幼童。

从最初雏形范廷佐董家渡的个人工作室,到徐家汇的“艺术学校”再到土山湾孤儿工艺院图画部,土山湾画馆由此掀开了中西文化艺术史上重要的一页,中国近代西洋画、镶嵌画、彩绘玻璃生产工艺、珂罗版印刷工艺和石印工艺等新工艺、新技术皆发源于此。同时,它的诞生也预示中国最早传授西画的学校出现,这里培养的学生亦成为较早系统掌握西方绘画技法的中国人。

1981年张充仁应邀赴比利时,受到国宾般的礼遇;1985年法国总统密特朗的夫人Daniele Mitterrand来华,亲自邀请张充仁赴巴黎讲学。尽管已近八十高龄,但对艺术的执着和追求令张充仁义无反顾地西渡欧洲再铸辉煌。他在法国为埃尔热(Herge)、为德彪西(Claude Debussy)塑像,连法国总统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和摩纳哥元首雷尼尔三世(Prince Rainier)也破例请张充仁为他们塑像,在欧洲再次掀起了张充仁热。盛名之下张先生不忘祖国,他在欧洲热情地弘扬中华文化、宣传真实的中国;并多次回国,为邓小平、茅盾、巴金、吴湖帆、聂耳和简庆福等塑像;在望九之年,还创作了雕塑《完璧归赵》,庆贺香港回归。1998年张充仁在巴黎病逝,享年91岁,法国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翻开中国水彩画的历史可以发现,中国水彩画从一开始就与传统书画互相借鉴与糅合,以上海为起点向浙江以及更广泛的地区延伸,它对于传播和普及西方绘画观念具有深远的意义。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对这一美术资源的保护以及相关的专题性收藏、展览和陈列十分匮乏,相应的理论研究者和研究成果也很有限。尤其是作为中国水彩画摇篮的上海,上世纪80年代后就未再系统性地举办重要的水彩画展览。曾经奏响优美旋律的水彩画,难道已成为一曲点上了休止符的轻音乐?

本文由永乐高app发布于永乐高-收藏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充仁把西方艺术引进中国,土山湾孤儿工艺院收养的孤儿约两千数百人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